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一

我叫阿叶,是个受过良好教育有正当职业的已婚少妇。我老公器宇轩昂风度翩翩,儿子品学兼优乖巧听话,在所有人眼里,我都是幸福的女人。自己的职业不错,丈夫已经拥有了自己的事业,对我也很体贴,没有外遇,还有个可爱的儿子。无论从哪个方面看来,这样的人应该是十全十美的了。我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但实际上我却是一个守活寡的可怜女人。

只有我自己知道,所有的这一切在半夜醒来的那种凄清中,根本都不算什幺。我要的是温暖,是那种可以让心灵贴近的温暖。可是我的丈夫,他应该是我最亲近的人,是我相伴一生的人,他却不知道我真的需要什幺,我们的心那样远。曾经,我是他掌中的宝贝,那段日子过得很清贫,甚至一碗麵也是两个人分着吃。在不拥有富足物质的日子里,两颗心是那样贴近。

但现在一切都有了,爱情却渐渐变得麻木。他再也不中叫我的小名“小叶子”,他叫我“本名”,或者“孩子他妈”,这使我相信,我们的婚姻生活只剩下最原始的本质。

认识他其实有四年之久,然而始终未曾见面。“虚幻的网络世界背后是真实的人,网络的确很奇妙。信的人如醉如癡,不信的人嗤之以鼻。其实道理很简单,网络就是一个工具,使用工具的人才是主体。很多人认为网络是虚拟的世界,关上电脑一切化为乌有。可是他们忽略了心灵的神奇,他们不知道心灵的触觉可以感知遥远的世界。在那某天,他告诉我路过我住的城市,问是否一起吃个饭。我不否定也不确定,说到时有空再说。

週末,索菲特银座大饭店坐落于商业金融中心,临近趵突泉、大明湖、千佛山、绿树成荫、鸟语花香、观古坷,观湖景为核心休憩景观,独特山水、地域文化与良好生态为基础,是一家聚休闲、娱乐、餐饮为一体的的五星级大酒店 约好在饭店大厅,很快就认出彼此,寒暄几句之后,便乘坐电梯一起来到大酒店顶49层设有旋转餐厅。他随意点了几个菜,待服务员离开,两人面对面地坐着。两人面对面地坐着,四目相对,略有一些尴尬,彼此将目光投向窗外,俯视泉城阳光映照下的景色。

没过多久,侍应生便端来了一盘盘美食,其中有我爱吃的黄焖带鱼,外加一盘更大的水果拼盘,放好碗筷之后又礼貌地询问我们要喝些什幺,他便点了瓶红酒,侍应生很快便拿来了一瓶红酒开了瓶。两人就这样一边喝酒一边吃饭,到一点多钟才吃完。二人喝了三瓶红酒,酒劲渐渐地泛上来,他已感到有些不胜酒力,我也脸蛋儿红嘟嘟的像两个苹果,就连脖颈和露在外面的胸脯都有些发红了,一双醉眼迷迷濛濛地聚不拢光来。

他切入主题了,我们才见面就这幺谈得来,真是萍水相逢,相见恨晚啊!我们这幺有缘,交个真心朋友好吗?哪怕是”一夜”的朋友也好。”他说到”一夜”时,特别放慢半拍地加重了语气,传送着一种暗示。我一听,意会到对方向自己发出邀请了,顿时两颊绯红,心跳加速,眼睛不敢正面接触对方地轻声作出了积极的回应:”你这幺看得起我,我当然乐意结交你这个朋友了!”我这回答,让他不禁为之眉飞色舞,于是进一步切入主题:”在这公众场合不好聊天,你不介意到我房间去坐坐,喝杯咖啡好吗?

从房间的落地窗望去,夏天的泉城没有风,树也静静的不动,连鸟也好像销声匿迹,这是一个寂寞的城市,唯有不断的车流,我不禁有点失望,喃喃自语:“来的真不是时候。”“不,不,只有在寂寞季节你才能了解人的悲乐。”他的话一下子使我惊醒。原来,我一直说不出我对婚姻的感觉,现在我知道了,是寂寞,寂寞是一种感觉,一种与爱人的心疏离的感觉。站在窗边,彷彿时空失去了界限,万物繁华的大地也抵不过宇空的浩瀚,人渺小如柳絮,而我,是如此的不快乐,我再也忍不住我的泪,潸然而下。

他那样自然地送来他的怀抱,在阳光中,在虽然灿烂但不温暖的城市车流中,他的胸堂是这样的温和,我无法拒絶这样的暖意,这样的安宁,还有这种被宠的感觉。但这只是短短的依偎,很短,我马上离开了他的怀抱。我的脸从耳根开始红了。他让我脸热心跳,这是许久没有的感觉,但是那一刻,我感到我整个人活了


叶子,不介意我这样称呼你吧?我今天好开心、好快乐,想不到会在如些宁静的时刻遇见了你,不但使我在这个形单影只的行走中,有了一位好伙伴,而且还一见如故,谈得很投契,真谢谢你,“叶子,你真美!你知道吗,这以前我也曾和几个女人短时间相处过,但总没有找到感觉。我很寂寞,有时我想女人都快疯了。”他深情地盯着我,“能让我抱抱你吗?”我的心跳得很快,呼吸非常急促,剎那间,我感觉到他正看着我狂乱起伏的胸部,我的胸随着我心情的激动一起一伏。

终于,他划破这僵持的局面,也不知他什幺时候已轻鬆脱去了我的外套,只感到我的蕾丝薄纱内衣也漫漫滑落在一旁 我回过神时,他已用他灵巧的舌头轻舔着我的耳垂,舔得我浑身奇痒无比,很快就热血飞流。他的手滑向了我的下面,手伸入我的裤内,我拉住他的手对他说:“坏蛋、明天我们就要分开了,我们到此为止吧!我们不能太过份啊。”他根本不听我的:“叶子,你老公已不爱你,让我爱你吧。”我的心怦然而动,反正男女之间不就是那幺一回事,他这样说,我就任其自然吧。

不知不觉间他的手一下子就摸在我的小丘上,摸了几下,他笑着说:“你是一个尤物,看你下面都淌水了!”他的手也不安份地由胸部慢慢滑到我的热裤钮釦上,不一会的工夫,平日非常难脱的紧身热裤,他都迅速地为我脱下了。这会儿,只剩我身上小得不能再小的蕾丝乳罩和丁字裤,我更害羞了。

他轻轻把我抱起,走向卧房中。把我轻轻放在他房间宽大的席梦思弹簧床上。然后三下五除二脱去他身上的所有衣物。我很害羞地看到他勃起的肉棒暴凸着青筋、泛紫色火红的龟头,沿着马眼滴出些许晶莹剔透的滑液;他厚实的胸肌、稀疏的胸毛,看了更是让我心跳加速,呼吸更急促了。

他缓慢地移向床边,伸出手在我身上轻轻柔柔地游移,轻轻地、慢慢地,真是很舒服。当他的手慢慢地滑向小穴的时候,我的眼睛慢慢闭上,完全靠触觉去享受这诱人的爱抚前戏。他的挑逗是那幺的恰当,他似乎知道女人触觉神经的敏 感区。闭上眼后,我觉得他给我爱抚的敏感度放大了数十倍,真的很舒服。我感觉我小穴里氾滥了,淫水不停地流,小穴里真是奇痒无比,期待他的肉棒赶快插入。偏偏他却知道什幺时候可以让女人欲仙欲死,所以并不急着进攻,他的手移到小穴,隔着丁字裤在我的小穴上慢慢地揉捏,我感到小穴中更湿、更痒了。

他漫漫脱下我了的丁字裤,整个小穴及浓疏合宜的阴毛立即展露在他的面前。他伸手去拨弄我的阴蒂,慢慢地揉,时而轻捏,我的阴蒂又因他的刺激而充血挺立了。他低头轻轻地含住我的阴蒂,慢慢地用他灵活的舌头拨弄我的阴蒂,也慢慢地用舌头挑拨我的阴唇,这一切都是我从没有领略过的感受,真的太舒服了。这时,我已忍不住低声淫叫着。因为跟丈夫在一起我从没享受过这样的刺激,我很少叫床,所以一直以来我跟丈夫作爱都是闷着乾,他又伸出舌头探进了我的肉洞口拚命地舔着,拨开两片大阴唇,用他的舌头温柔地,来回舔动着我的阴蒂,令我全身不停地颤抖,舒服极了。今天意外跟他的婚外激情,大大地开启了我对性爱的观感。

(二)

也许是他听到我微弱低声的淫叫,挑逗得更卖力了。他拉着我的手去抚摸他的肉棒,那暴露着青筋、火红龟头的肉棒,他要我慢慢地套弄。我很少套弄我丈夫的肉棒,所以技巧有些生硬,他感觉出我技巧的生涩,他慢慢地教导我,如何让他的肉棒 也可以享受到套弄的快感。

他一边亲吻我的小穴,双手不停地在我的身上爱抚游移,他卖力地舔弄我的阴蒂,一方面他用手指慢慢地滑进我浸满淫水的小穴中,“叶子,你太美了,我好喜欢你呀!叶子,你让我插一次吧!”他激动得语无伦次。他一下子又将我的乳罩向上拉去,一对丰满的乳房弹了出来,他就势低头亲吻我的乳房,并含着乳头吸吮着,他自言自语地说“你的奶奶好香,我要你!做我宝见吧!”

他的手仍不停地在我的阴阜上来回地揉捏着,他的嘴不停地吻着我的脸,唇,耳等处,手又移向了我的乳房,他像在揉捏着一个汽球一样摸玩着我丰满的乳房,他的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他的舌头和我的舌头搅在一起,我感觉到一根像铜筋棒一样的东西抵在我的小腹上,热呼呼的,我有点迫不及待了。被他搞得浑身麻酥酥的,我的洞内空蕩蕩的好需要他那根东西来充实,我的心里好慌,拉着他的手暗示他进入我身内。

他骑在我身上,他握住大肉棒要向我的肉洞进发,我由于兴奋洞里很潮湿,也很空虚,早就在等待着他的大肉棒了。我两腿张得大大的,洞口圆圆的张开着,我感觉到他的大龟头巳抵在了我的肉洞门口,但他一点也不急进,龟头只在我的肉洞门口慢慢地抽动着,随着他慢慢的抽动,他的龟头一点一点地进人了我的肉洞内,这时他用双手托起我的屁股,他用力地向前一挺,他的大肉棒便插进了一大半。我感到我的人肉隧道有点胀胀的感觉,,把整根肉棒全部搞了进去,他的肉棒还真粗,我感觉到他的阳具把我的洞穴塞得满满的,我有种胀胀的快感。然而他却若无其事地一边慢慢抽插着他的肉棒,一边将他的手在我的两个乳房上摸来摸去。一会儿又把我的乳头捏来捏去。

我躺在下面无法动弹,只感到他的嘴唇在我的面部和乳房上来回地亲吻着,他的手不停地揉捏着我那对肉球似的乳房,我也让我的阴唇用力夹他的肉棒。他抽插的动作倒很温柔,很有节奏,一点也不急躁,他轻轻地拔出肉棒,然后又缓慢而有力地直插到底。他的嘴慢慢地从我的脸上滑向我的乳房,双手揉捏着乳房,使乳头部份凸起。接着伸出舌头在我的乳头四周舔来舔去,然后又含着乳头温柔 地吮吸。经他这幺又吮又舔搞得我浑身痒酥酥的,同时,他插在我下面的洞穴的肉棒,还是不快不慢地抽插着。

抽出,插进,再抽出,又插入。每一下都是那幺温柔而有力地触最深处,同时,他的舌头伸入了我的嘴里和我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一丝丝舒服的感觉便由我的阴道和洞穴的深处传入我的大脑。我的洞穴里也潮湿了许多,并有少量的分泌液流出,他好像感觉到了我有分泌液流出似的,他便将手从我的屁股后面摸去,摸到我的会阴处。

同时他那条肉棒在我的洞穴内一会左,一会右,一会上,一会下地撬动着,搞得我浑身热热的,慢慢地,我感觉到他的肉棒每一次深深地插进去时,他那龟头好像把我洞穴最深处的一个什幺东西给碰着,好像触电一样,我就会抖动一下,感觉上很舒服,就这样一反一复渐渐地我觉得越来越舒服,我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洞穴里的水好似也越来越多了,人也觉得轻飘飘的,这时我又感觉到他的确跟我丈夫不一样。

他的阳具还是那样不快不慢地插入,抽出,很有节奏,每一下都是那幺温柔而有力地直抵最深处,而每当他的肉棒深深地插到底时,我的身体就会不由自主地战抖一下,舒服得不知如何形容的舒服,我不知不觉地伸手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臂,他好似感觉到什幺,便慢慢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我的舒服感也在慢慢地增加,而肉洞里的水也越来越多,并伴随着那肉棒的抽插溢出来外面。

舒服,好舒服,我鬆开抓住他手臂的双手抱住他的屁股情不自禁地抬起我的屁股去配台他的抽插,他使劲地插进去,我便抬起屁股迎上来。他见我在配合他,更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粗气地说:“宝贝,做我老婆吧!我要搞得你心花怒放!我要搞得你难忘今宵!”

我觉得我的阴道好像变宽了,我只希望他那根肉棒用劲插,插快点插深点,我紧紧地抱住他,他越插越猛,而我的舒服感也在他那快而猛的挥抽之下再加剧。我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阴道内的水就像山洪爆发了一样从我的肉洞内直泻而出,流到床单上,我的屁股也湿了,他越用力插,插得越深,我越是舒服。

一股股淫水流了出来,一阵阵舒服的快感由阴部深处传遍我的全身,我那人肉隧道好像还在变宽,感觉不到他的阳具的强度,好像他的阳具很小很小似的,我都说不清楚到底是我的隧道变宽了还是他的肉棒变小了,我使劲地夹紧双腿, 哇!太舒服了,我俩都大汗淋漓,他插得越快我的屁股就扭动得越快,他的每一棒都是那幺有力地直闯我的花心,我的身体在战抖,好像触电一样,真很不得把他的肉棒连根放在里面,永远不要拔出来,他的喘气声越来越急促,他的劲越来越大,我从来没有这样快乐过,我就好似喝醉了酒一样,轻飘飘的,又好似在做梦一样,模模糊糊的,我已分不清东西南北,更不知自己是存在什幺地方,完全忘了这是在和别的男人偷欢。

他把我搞得这幺舒服,我真的不想让他下来,让这种舒服感永远保持下去,这种舒服的感觉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的肉棒好似活塞一样,狂抽猛插,我忘形地在下面又挺又举,我的屁股就像筛糠一样上下左右摆动,我的人就像飘了起来,好像突然从万丈高空中直落而下,我的脑海一片模糊,又好似触摸了三百八十伏的电压一样,一殷强有力的热流射入了我的洞里,同时,一股最舒心的暖流从我的肉洞的最深处传遍我的全身,我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性高潮。

他软绵绵地伏在我的肩头上、呼呼:地喘着粗气,任由水流沖刷着身上淋漓的汗水。我害羞的徵笑着说:亲亲的,现在最爱你了,真的好爽好舒服!你的棒棒好厉害啊!以后就是我一个人的,不许你到别处去!我呢呢喃喃地自言。他也转过头来和我激情的热吻,边舔着我的嘴唇边说,宝贝我们去沖洗一下,休息一下再来一次好吗?」我咬着他的耳珠,轻声的说,亲亲的,我可以跟你玩上一夜,你想玩几次都可以!

回家后我向丈夫撒谎说是单位加班的,老公也没多问。后来我和他也没聊过那一夜,可私下里一直在偷欢。我感到自己从心灵到肉体,似乎都被他征服,他调情的技巧高超,肉棒又粗又大,我体验到性爱的欢愉,重新觉得自己又是个女人。我知道作为已婚的女人来讲,这样是不对的,对不起家庭和老公孩子,但如果在和老公性方面和谐的话,我会红杏出墙吗,我不知道,因为这个世上根本就没有如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