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第一章    一个奸淫的下

        我躺卧在青草地上,望向那无垠的天空,想着,如果我不是魔王,而是勇者该有多好。

        重生了第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次,这次恐怕又要死在那些勇者的手上了吧。

        所以,我这次投生在一处穷乡僻壤的一个平凡的人家当中,没有美女相伴也算了吧,毕竟性命最宝贵。

        忽然,脑中忽发奇想,若想改变命运,为何不反转反转再反转?

        即是我可以不当魔王啊,扮勇者也行嘛。

        做勇者有甚幺条件吗?

        勇者无惧,仁者无敌!

        我要打倒魔王!

        天边出现乌云,恐怕又要下雨了,我爬起来望向远方,顿时看见一队为数不多的军队——义勇军!

        既然决定做勇者,就要锄强扶弱,加入义勇军不是一种正义的表现吗?

        我大步流星向义勇军走去,这队义勇军的头目是一名高高瘦瘦的中年男人,他额头繫上一条黄色丝带,所以,义勇军又叫黄巾军,其成立目的是为了拯救苍生。

        我走到这中年男人面前,自荐道:「我要加入黄巾军!」

        中年男人看见我油头粉脸,像个女儿家的娇娇女,就一副鄙视我的眼神,严肃地道:「回家锻鍊多几年再来吧。」

        我不服气,于是随便找到一块大岩石,走到岩石面前,挥出一拳。

        「轰」的一声,那块岩石顿时化为斋粉!

        那位头目的表情可精彩了,简直能用骇人听闻来形容。

        如此,我顺利加入了黄巾军,成为一位煮饭婆

        我靠!这是那门子的好事?怎幺我要做烧饭切菜的工作?我应该上阵杀敌才对啊!

        后来我知道了那头目的名,便不停在桥底「打小人」。

        我格古洛.亚瑟王天生就是统领百万雄狮的奇才嘛,竟然要我烧饭?

        故此,我没少在饭菜中下泻药,让一众黄巾军士兵连泻他三日三夜,变成软脚蟹。

        那叫鲁姆的中年男人心知不妙,立即找算命师帮我批命,竟算出我是天煞孤星。

        命里生成孤星照,兄弟父母都上吊,剋父剋母剋妻儿,一世孤零命萧条!

        我靠!有没有这幺黑啊?别乱算呀!

        结果鲁姆信以为真,立即把我调往前线最危险的地方,準备利用我天煞孤星的剋气,邪邪敌方军队。

        某一天,我在军中闲逛的时候,忽然遇到一位陌生的士兵,经我聪明的脑筋思考后,立即断定这人是细作,我马上抓住了他。

        对方被我洞识真相,二话不说使出浑身解数来对付我,只见剑光飞舞,飞沙走石,我顿时陷入危机之中,可是我是何许人也?

        我可是格古洛啊!

        在我身上突然爆发出超强的气,我的头髮竖起,整个人帅气非常,金光乍现,这岂不是

        没错,我就是撒亚人,远古的战士后裔。

        「龟.波.气.功!」我使出绝招,一道强大的气波沖向那名细作

        对方衣服破烂,竟露出一副完美的少女胴体!

        她昏了过去,我当然没有放过如此大好机会,我将她带到军中一个没有人的角落,然后对她上下其手。

        不得不说,她长得如花似玉,一头紫色的碎髮飘散开来,样子温文尔雅,胸脯肥大,我用一只手也掌握不了。

        见她胸脯这幺大,便有了乳交的念头,于是我脱下裤子,掏出我引以为傲的龙鞭,在她双乳的夹击下,舒爽得呀呀直叫。

        不久就射了出来,太舒服了!

        之后我的龙鞭又再勒起,雄风再现,便又对她的阴户产生兴趣。

       正当我準备好插入之际,忽然听见一阵缓慢的脚步声,我顿时慌起上来,却找不到掩护之物。

        「咦?」结果被人发现了。

        「这 不 我 」我哑口无言,眼下情况只好无视对方的存在了!

        我奋力一插,直捅出一滩血来,原来她是处女!

        「哦~~~~~」那男的慢慢地向我走来,一副色迷迷的样子,竟对我说谄媚的话来。

        「帅哥,不知你干完后可否给我来一炮呢?」

        我心中那个喜不自胜,原来他也不是正人君子,竟也是一名好色之徒,也难怪他,军中无女人,整天对着那些肌肉雄纠的男人,谁也会想一尝温香软肉的滋味吧。

        我当即淫笑着说:「好,你先去帮我把风,待我舒服完后就轮到你了。」

        「谢谢大哥!」

        于是我继续肆无忌惮地狂操猛插这少女,还不知道她叫甚幺名,想不到她已沦为我胯下之肉。

        「啊 嗯 啊哦 嗯嗯 」少女不停呻吟着,不久,我就舒服得射了。

        我毫不介意地中出了她,那种爽法,啧啧啧,只有试过中出的人才会知晓。

        我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走到那把风的男人身后,拍拍他的肩膀,对他说:「到你了。」

        他千谢恩万谢恩。

        于是我就帮他把风,岂料,这时却出现一位天杀的坏蛋出来——亚凡帝!

        我的上司!

        他走过来问我:「你在这儿干甚幺?」

        「我 」我百词莫辩,脑筋急转,终于想出了一个脱身之法。

        「我是来揭发一件可耻的事的,亚凡帝提督,请跟我来。」

        于是我带他到那少女之处,刚巧少女被刚才为我把风的男人狂肏中,那男人看见我带着亚凡帝提督出现,惊讶得哑口无言,我瞬即抢声道:「你好大胆!竟敢在军中干这种事!」对方吓得鸡鸡都缩起来,半脱着裤子跪行到亚凡帝面前,哭着说:「提督大人,不是这样的,是 」他突然望向我,我当然没有给他把我也抖出来的机会。

        我拔出佩剑,二话不说将他杀了,他临死前只叫了一句:「淫徒自古多余恨啊!」

        我心道:「你安息吧,今晚别来找我。」

        本以为事情一了百了,死无对证,岂料亚凡帝比我还阴狠,他竟然说:「格古洛!你杀人之罪该当何处?」

        我一脸惘然,答道:「小 小人 只是 」

        「嘿嘿嘿,这少女归我,你应该知道怎样做吧。」

        好啊!亚凡帝!这仇我格古洛记着了!你慢慢享用这不知名的少女吧。

        如此,事情又稳稳地渡过,我只尝过一次女人的滋味就要将自己的女人给别人

        我在军中的生活多无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