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那是某年深秋的一日,外面已经铺满了黄色的树叶,清晨的阳光照到我的脸,因为是双休日,而我又是一个人,所以直到9点多还没起床,好不容易从床上起来,看到墙壁上挂满各色各样的连裤袜,我心情好的不得了,每双连裤袜都是我精心挑选的,几年来,已经有上百双的连裤袜被我穿过,而且从来都没洗,因为我喜欢这样的连裤袜。床上、地上、梳妆台上,到处都是连裤袜,任何面料的,任何样式的,任何颜色的连裤袜都可以在我的卧室里找到,甚至在床下也有。一个人过自然很多事情可以随心意,早晨起床后,我的习惯就是先穿上连裤袜到客厅一边看着早晨的健美节目一边做操,今天天气好,心情好,我挑了几双最喜欢的连裤袜穿上,最里面是一条肉色的加厚7分裤,然后一口气穿上3条掉档紧身连裤袜,都是灰色的,外面还要套上两条黑色的紧身9分裤的连裤袜,顺便穿上2条茶色的高筒袜,还有呀,要穿上2双玻璃丝的白色短袜,最后纔在我那柔软的小脚上套上健美鞋。哇!这幺多袜子穿在身上把我的腰勒的好紧,甚至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可不这样不行呀,要保持细腰翘臀的魔鬼身材尤其是我这个年龄最重要了!我穿好健美背心,尝试着‘走’到客厅,然后打开电视,正好是那位略带上海本地口音的女主持人正带领着几个女孩子做‘躬身步’的练习节目,我马上伴随着电视中播放的轻松音乐做了起来,虽然有点累,可没办法呀,不这样不行。我尽量伸展身体,眼睛看着屏幕,一下下的跟着做,时间指到10:15分,节目已经到了尾声,我也累的不行了,躺在地毯上呼呼的喘大气,下半身热的受不了了,又很紧,也不知道是舒服还是不舒服,总之我还是比较喜欢这一点点的感觉,要不,我也不会恋袜啦。突然,门铃响了起来!我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气力“蹭”的一下子从地上跳了起来。一个人住了这幺久,很少有人到我家,因为我实在不喜欢那些上海女人唧唧喳喳的说话声音,所以在公司和同事之间也仅仅是保持一种工作关繫而已。唯一一个和我要好的女同事,我们都叫她莹莹,也是因为工作中需要合作,我纔和她能比较亲近,但是她是绝对不知道我恋袜的事情的,而且她上个星期出差去了海南,所以肯定不会是她。那会是谁呢?也仅是一个闪念,我想到的是自己这个样子怎幺见人呀!所以我马上跑到卧室,可卧室里满是连裤袜!连我自己平常穿的衣服都找不到了,外面的门铃不停的响起,把我急的直想哭!最后我打算把穿在身上的连裤袜脱下来,可是着急之间怎幺脱也就是脱不下来了!真急死我了!门铃一声声的响起,我突然从卧室中喊了一句:谁呀?外面的门铃不响了,换来的是一个听起来怪怪的女性声音:是我,来收净街费的。慌忙之中我把‘净街费’听成了‘清洁费’!  

其实我们这个小区里哪有什幺‘净街费’!‘清洁费’到是月月都要收的。也是因为当时比较紧张,我忽略了前几天刚刚交完‘清洁费’的事情,更忽略了那个怪怪的女性声音,我当时马上松了一口气,不慌不张的慢腾腾的拿出钱包,走到客厅门口略带娇嫩的口气说:“多少钱呀?”门外那个怪怪的女性声音再次响起:“不多,20圆。”我心里想:这个收费的怎幺这幺贫嘴!我的打算就是把门开个小缝然后把钱给她打发她马上走人,这样我也省的脱来脱去的。我把钱拿出来,刚刚把门开了个小缝,还没等我把钱递出去,忽然外面有个人撞了进来,还一边喊到:“静姐!是我呀!”这突如其来的一切,让我太喫惊了!简直吓死我了!我唯一的反应就是下意识的叫了起来:啊!.....而那个撞进来的人也因为看到我这个样子吓坏了,跟着我一起喊了起来!两个女人发出的尖叫声把外面树上的小鸟都吓跑了!也就是几秒钟我一下子昏了过去......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卧室的床上,坐在我身边的是莹莹,该死的莹莹,她就像到了另一个世界一样,看着这用连裤袜布置起来的房间,大大的眼睛都看不过来了。我醒来的第一个感觉就是下半身勒的太紧了,呼吸困难,我动了一下,莹莹发现我醒了过来,刚想开口说话,我马上急促的对她说:“快!快帮我把袜子都脱下来,我喘不过气来了!”莹莹答应了一声,忙走到另一端,先是把我的健美鞋脱了下来,马上就有一股臭袜子的味儿传了出来,莹莹一捂鼻子看着我,我的脸通红,但是也顾不了这幺多了,对她说:“帮我脱呀!快点!难受死了!”莹莹和我一起使劲,一条条的把紧身连裤袜脱了下来,一直脱到最后一层,因为我忘记了穿底裤,最后一层肉色的连裤袜上已经隐隐约约映出了那黑丛丛的一小团,虽然莹莹也是女儿身,可我还是紧张的把被子盖在身上。一时间我们很尴尬的互相看着,最后还是莹莹先开了口:“静姐....我.....我不是,我不知道会这样... 我....我要不先走了。”  

说完,莹莹向门外走去。我突然喊了一声:“站住!”莹莹立时吓的不动了。这几秒钟的时间里,我想了很多很多,如今我恋袜的这个天大的秘密,竟然被个比我小7岁的黄毛小丫头探了去,如果她把这个秘密告诉别人,如果让公司的同事知道,如果让上司知道,如果.....我不敢想下去,我真的害怕!我怕别人的嘲笑,怕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我。事到如今只有一个办法了!让这个丫头片子和我一样!和我一起恋袜!只有这样了!在极短? 氖奔淅镂易龀隽苏飧鑫按 木龆 N夜瞬坏蒙砩现淮 惶趿 阃啵 哟采掀鹄矗 氯岬睦 庞ㄓ 男 郑 盟丹b我身边,莹莹好像很惊讶,使用敌意的眼光看着我,我已经不在乎这些了,虽然脸红心跳,但是我还是装作很大方的坐在莹莹的身边,虽然我只穿着一条连裤袜。我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然后对莹莹说:“莹莹,你不是去海南了吗?怎幺这幺快就回来了?”莹莹听到这个,低着头小声的说:“因为海南那边的工程已经结束了,昨天我已经把报告交上去了,今天我来姐姐这里,一方面是想来看看你,另一方面,我在海南的时候买了一些小玩意,挺好玩的,我特意拿来送给你。静姐,我真的没想到会是这样,帖...”我轻轻的打断了莹莹的话语,微笑的对她说:“那你送给我的小玩意呢?快拿来给我看看呀?”莹莹从提包中拿出了一个小东东。原来是个用贝壳做的不倒翁,好可爱哦。我笑了。我对莹莹说:“这个小东东真好玩,我很喜欢吶!难得你还想着送我礼物,真谢谢你了。”莹莹听完也有了笑容,乐的说:“静姐你喜欢就好了,我....我还有点事情...要不我先走了..”我怎幺能让莹莹走呢?我必须在今天让她和我恋袜!我暗暗下了决心。我放缓语气说:“莹莹,你要走,我也不能拦着你,可是有几句话,我想对你说,是我的心里话。你听听可以吗?”莹莹本来已经想站起来,可听完我的话又坐下了,对我说:“静姐,如果真是你的心里话,莹莹想听。”我快速的过了一遍要说的话,然后对莹莹说:“莹莹,你也知道,姐姐本来并不是上海人,我也是从小地方来的,因为那年没考上大学,姐姐当时对自己很失望,所以一下子从家乡跑到这里,开始的时候难呀!姐姐人生地不熟的,给人家做过保姆,当过服务员,跑过营销,发过广告。就这样,姐姐那时候连肚子还喫不饱。你是上海本地人,再怎幺说,你也有个家,有父母照顾你,可姐姐那时候连个窝都没有.....”  

说到这里,我再也忍不住,眼睛一红,眼泪掉了下来,因为我真的想到了初来上海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呀。莹莹听着听着,眼睛也红了,见我真的哭了,连忙从提包里拿出手绢轻轻的帮我擦拭,我也没动,任凭莹莹帮我擦眼泪,然后我继续说:“虽然那个时候姐姐很苦,但姐姐知道,只要我努力,就一定能喫饱饭,穿暖衣。后来,姐姐找到了一份营销的工作,就是为某丝袜销售商推销高档连裤袜,姐姐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恋袜的.....”我说到这里,偷偷的看了莹莹一眼,只见莹莹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仔细的听着我的话,当听到‘恋袜’两个字的时候,眼睛里充满了惊讶、好奇和疑惑,但是我并没从她的表情中看到鄙视,这纔稍微放宽了心。我整理了一下思绪,继续说到:“姐姐开始恋袜以后,竟然好像久旱逢甘雨一样,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拾,你也看见了,这满屋子的连裤袜,都是姐姐这些年积攒的,姐姐也不知道是怎幺一回事情,就是喜欢这个调调,姐姐也很苦恼....”我正要继续往下说,突然莹莹打断了我的话问了一句:“静姐,什幺是‘恋袜’?我怎幺从来没听过这个词?”听到莹莹的疑问,正中我下怀,我耐心的给莹莹解释起来:“我觉得恋袜就是一种寄托在丝袜中的感情,就好像恋人之间的那种感情一样,也有对生活压力的一种放鬆和舒缓的原因,其实恋袜并不是变态,是女孩子对丝袜的一种崇拜,是对美的另一种诠释,莹莹你明白了吗?”莹莹听完,好像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突然又问了一句:“什幺人都可以恋袜吗?”我马上回答:“当然。”莹莹想了想说:“姐姐,你这幺一说,我好像明白点了,比如我在工作中如果觉得压力过重的话,就会拼命的喫巧克力,我最爱喫巧克力了!”我马上接到:“对呀,其实每个人都有舒缓压力的办法,你喜欢喫巧克力,有人就喜欢用运动舒缓压力,还有人喜欢看电影,而姐姐舒缓压力的方式只不过和别人不同,有点特殊罢了,姐姐用恋袜的方式来舒缓压力。你明白了吗?”这次莹莹很明白的点了点头,好奇的问:“静姐,你能跟我说说恋袜到底是怎幺一回事情吗?我真的很好奇哦。”我听了这个,简直有点小女人的得意,马上回答:“当然可以了。其实恋袜嘛...也有很多种方式了,有的女孩子喜欢穿,有的女孩子喜欢闻,更有的女孩子喜欢舔呢!姐姐嘛..不瞒你说,姐姐可是恋袜的老手了,不管是穿、闻、舔,姐姐是样样精通,样样拿手呢!”莹莹沉默了,我也好像突然失去了话题,两个人谁也没说话,我非常期待着莹莹能继续问下去,可她没有,我实在觉得这种沉默太让人难受,一股冲动我脱口而出:“姐姐刚纔怎幺穿的连裤袜,那就是恋袜的穿法。”我看着莹莹,她没说话,只是低着头,好像做出了一个点头的动作。既然已经开了口,我就必须表演下去,我下定决心!我继续说:“闻袜是恋袜的第二阶段,也是仅次于舔袜的最刺激的恋袜感觉。”说完,我凭借着冲动,突然从床上滑到地毯上,这样莹莹即便低着头也能看到我了,此时我想到马上要作出的种种丑态,只觉得脸上发烧!但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已经没的选择!剎那间,我鼓起全身的勇气,就像平常一个人恋袜的时候一样,伸出一双白皙秀美的小手,努力将自己的肉色丝袜脚扳起来,一转手,使得丝袜脚的脚底板冲着自己的脸,然后将脸渐渐的贴近,开始闻着自己的臭丝袜脚。为了将恋袜的形态表现得淋漓尽致,在闻丝袜脚的时候还弄出了‘嘶嘶’的响声。我偷眼看了看莹莹,此时的莹莹已经被我恋袜的样子完全惊獃了!两只大大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的样子,小手紧紧的纂着拳头,就这幺獃獃的看着我。我已经豁出去了!什幺都不在乎了!闻了好一会纔觉得过了瘾,我根本不敢看莹莹,只是小声的嘟囔到:“恋袜的最高境界当然不只是闻闻而已,舔袜纔是恋袜的最高境界。”说完,我就像以前一个人恋袜一样,闭上眼睛,完全忘记了还有一个同性的旁观者的存在。轻轻的伸出舌头,温柔的舔弄着自己的臭丝袜大脚豆,一根一根的仔细舔着,不放过任何一个让我感兴趣的地方,然后就是丝袜脚底板,舌尖故意的逗弄脚心的痒处并发出一声轻笑,最后将半个丝袜脚跟温柔的含在嘴里,用舌头舔。一只丝袜脚舔完了,开始舔另一只,直到过足了袜瘾以后,我纔像完成了一件伟大的工作一样,伸展四肢,然后躺在地上。好一会我纔从恋袜的兴奋中苏醒过来,睁眼一看,只见莹莹正看着我,小嘴紧紧的闭着。我什幺都没说,从地毯上爬起来跪在地上,轻轻的抬起莹莹的一只脚,今天她穿了一双黑色的高跟鞋,我正要脱掉她的鞋,莹莹忽然说:“你...你要乾什幺?”我也不说话,轻轻把她的鞋脱了下来。  

哇!一双白色丝袜包裹着的小脚出现在我的面前!这双小脚白嫩而丰满,三寸金莲被我托在手心里好可爱哦!唯一让我失望的就是这双丝袜脚没什幺味儿。不过白色的丝袜脚让我感觉到强烈的恋袜慾望!莹莹极力的想收回自己的脚,但是我很固执的抓住不放,在无声的争执中,莹莹还是拗不过我。我先把小脚举起来,一双脚底板冲着自己,然后眼睛直直的看着莹莹伸出舌头一口口仔细的舔了起来。莹莹从一开始的恼怒,然后变成了无奈,再然后又成了羞愧,直到最后的享受,这一繫列的表情都是在我温柔的舔袜动作之中完成的,莹莹开始无言的配合着我的动作,故意的将小脚绷起,将脚尖插进我的小嘴里静静的让我含着。我用尽了恋袜的各种秘诀,把莹莹带入恋袜的神秘世界。终于,莹莹在我极大的刺激之下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快感,浑身一阵颤抖.....然后无力的倒在床上。我绝对不能放过这天大的机会,马上从地上站起来,一下子扑到莹莹身上,不顾莹莹那拼命的挣扎和清醒的反抗,我也不知道哪来这幺大的劲,一股脑的将莹莹身上所有的衣服尽数扒了下来,然后从枕头底下拿出一双散发着臭味儿的黑色紧身连裤袜,命令到:“莹莹!你把这个穿上!!”莹莹除了摇头拒绝以外跟本不听我的,甚至还想跑,我们又在床上滚了起来,真难以想像呀!一个仅穿着一条肉色连裤袜的女人和一个全裸的女人在床上打滚,所有女性的神秘都暴露无疑,两个女人丑态百出的争执着。莹莹开始了反抗,一把抓住我的长髮,用脚一踹正好踹在我的臀部,我‘哎呀!’一声顿时大头朝下的翻下床去,床上只剩下一个丝袜包裹着的丰满臀部在不停的扭动,莹莹又是一脚将我彻底的踢了出去。我马上从地上爬起来,这次是真的把我惹急了!我使出浑身的力量扑向莹莹,把她紧紧的压在床上,然后骑在她的身上随便从床上一抓就抓到一双茶色的连裤袜,我把连裤袜当绳子紧紧把莹莹的双手绑了起来,然后又用一双臭丝袜将莹莹的小嘴堵上。直到莹莹不再挣扎,我纔大大的长出了一口气。随后,我将黑色的紧身连裤袜给莹莹穿上整整用了半个小时!我贴近莹莹的小脸小声说:“莹莹,只要你跟姐姐恋一次袜,姐姐马上放你走。”说完,我把莹莹的手鬆开,嘴里的臭丝袜也被我拨了出来...... 秋日的午后,天上的太阳都懒懒的,双休日的大街上静悄悄的,在散落在地上的树叶不时的被柔和的秋风吹起,一切都显得那幺和谐宁静。如果您有幸能够爬到广宁北路13号那具有殖民地色彩的法式建筑物顶层向对面的阁楼里看上一眼的话,那幺您肯定会看到您从未见过的奇景!两个漂亮的全裸女孩子,面对面的坐在高级的梦丝床上,一个穿着一条肉色的紧身连裤袜,一个穿着一条黑色的紧身连裤袜,四只美丽的丝袜脚早已经被互相的唾液弄的湿湿的,此时两个女孩分别高举着对方的丝袜脚正在用心的舔着,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