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每天参与投票任务赚35G唷,请点下面投票连结, 请支持我一下
请点我   投票给【鬼影】拜託!!
                (一)

  「苏各拉底、塞特 一册两册 三册 T?图士赛斯?你怎幺在这 ?
找T 」

  在埃及首都开罗的一家图书馆「圣石」的藏书室 ,一位年轻漂亮的女郎正
认真的站在高高的梯子上,整理着图书馆 的珍藏。她的名字叫做伊薇,是这座
图书馆的图书管理员。她喜欢沈浸在浩瀚神奇的曆史海洋中。她自诩,自己也算
是一位精通古埃及史的学者。但是,对于目前这份职业,显然她做得还不够。

  在以「S」打头的图书中,伊薇找到了一本「T」开头的图书,这可不是一
个好的图书管理员该犯的错误。「T」字头的藏书就在身后,可是懒惰的伊薇不
想爬下梯子,她向后仰着身体,胳膊尽量向后伸,希望能把图士赛斯的书塞到它
应该在的地方去。

  过度的后仰使她的重心失去了平衡,她的梯子一下子直立了起来。伊薇尖叫
着,企图重新掌握好自己的平衡。但很显然的,她不是一个好的杂技演员。随着
她的惊惶失措,梯子的摇摆越来越大,终于,她一下子扑倒在眼前的书架上。

  巨大的力量把书架撞倒,而倒下的书架又撞倒了前面的书架。就这样,整个
藏书室的书架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一个接一个倒下了,珍贵的藏书撒了一地。而
罪魁祸首,伊薇,则是站在中央,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事情发生。

  「发生了什幺? 喔 喔!」听到了连绵不断的巨大响动的图书馆馆长
从自己的办公室 出来,虽然他早就猜到一定又是伊薇惹了什幺祸,但他没有想
到,这次伊薇的壮举是如此的不同于前,现场也是空前的「壮观」,以至于他都
快要不相信眼前的事实。

  极度震惊的馆长挥舞着双臂,但转瞬间便化成了愤怒,他径直朝伊薇走来,
嘴 怒吼道:「天哪,看看这 怎幺会是这样呢 给我青蛙、苍蝇、蝗虫,
什幺都可以!只要不是你!跟你比起来,瘟疫都要好的多!」

  伊薇自知理亏,对于馆长已近失去理智的愤怒,她不敢过多的去触忤。尽量
的,她采用一种平静的口气说道:「我很抱歉,这是个意外 」

  「不!」馆长断然打断了伊薇的话,「当兰捷克拆毁叙利亚的时候,那叫作
意外,而你,整个就是一颗巨大的灾星!看看我的图书馆吧!」馆长几乎要控制
不住自己的怒气了,唾沫碎沫随着愤怒从嘴 喷了出来,大多数飞溅在伊薇的脸
上,但是现在她可不敢露出什幺不满来触怒这头喷火的龙。

  发怒的馆长像突然间失去了力量,他带着几乎是悲伤的哭腔,一边拍着自己
的脑袋,一边说道:「安拉呀,我是靠着什幺忍受了她这幺长的时间呀?」

  「你忍受我这幺长的时间,是因爲我可以读写古埃及文,我还 我还会翻译
象形文字和圣文。我还是1600公 内唯一懂得怎样整理图书馆分类的人!」

  伊薇越说越感到愤怒,她感到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自己博学多才,聪明
伶俐兼年轻貌美,却因爲被认爲经验不足而不能进入大学 去做研究员,只得被
迫在这小小的图书馆 做着枯燥的图书管理员以赚取被要求的「足够的经验」,
自己任劳任怨,兢兢业业(至少她自己这幺认爲),可是却要不时受到馆长的斥
责,但她显然忘记了每周N次自己要给图书馆带来的灾难了。

  「忍受你的最大原因是因爲你的父母是我们馆最大的赞助人,这才是最主要
的原因!」馆长又一次的打断了伊薇,这些话让伊薇的愤怒像被扎破的皮球。馆
长气愤的继续说道:「也许你应该另找一份工作,比如说清扫金字塔,至少它不
会立刻被你拆掉!啊∼安拉原谅我啊!」

  「不!」伊薇连忙阻止他,这可是自己能找到的最后一份职业了。她连忙跪
在馆长面前,紧紧抱住馆长的腿,哀求他说:「求求你,我最敬爱的叔叔,是你
从小看着我长大的,你不能把我像赶一只可怜的小白鼠一样赶走啊!虽然我常常
犯错,可我保证,我一定会改正的,我会收拾好这 的,求你不要赶走我 」

  伊薇尽量让语气中充满了可怜和无助,同时,她的脸隔着衣服开始磨蹭着馆
长的老二,她知道这招很有效,以前好几次犯错误她就是用这招来化解危机的,
同时她也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幺事情。

  果然,馆长的老二开始膨胀起来,他的声音也开始变得柔软了不少。伊薇知
道馆长的气开始消了,该是趁热打铁的时候了。她用娇媚的眼神 头看着馆长,
然后用牙齿咬开裤子上的纽扣,拉开了拉链,接着熟练的掏出馆长的大鸟开始套
弄起来。

  这样的效果的确不错,馆长的愤怒彻底消失了,他甚至很享受的发出哼声。
因爲年龄的原因,他的老二并没有年轻人那幺富有生机,但是由于平日的保养和
清洁,味道倒是不是太难闻,这让伊薇还不是太难过。她娇笑着吻了一下开始流
出透明液体的龟头,然后用舌头沿着肉棒舔了一遍,这个动作让老馆长打了一个
哆嗦,他很满意的拍了拍伊薇的脸蛋以示嘉许。

  受到鼓励的伊薇立刻还以一个讨好的微笑,她张开了嘴,一下子含住了馆长
的肉棒,将整只老二吞了进去,然后开始上下的活动着。

  受到更大刺激的馆长立刻发出了一声短暂的呼叫,他断断续续的对努力的伊
薇说:「你又是这样,想靠着这个蒙混过关 不过真不错 你嘴巴的功夫又
进步了,快要赶上当年你妈妈了 当初你母亲爲了让你在我这 工作,她可是
做了不少工作哟!啊 别用牙齿 这次我就再饶你一次,安拉呀,原谅我!
但是,不管 怎幺做 也不管 不管多少时间,一 一 定、要、把、
这、 、收拾 干净!」

  说到最后的时候,馆长已经来到了最后的边缘,猛然喷薄的精液差点噎住伊
薇。看来年纪大一点的人的确不太适合常做这些事情,尤其是对一个整日沈浸在
知识的海洋中的,脑袋有一些谢顶的老年学者来说。可对于伊薇,显然这才是游
戏刚刚开始,过早的结束勾起了她心中的焦虑,但现在——也只好草草收场了。

  馆长抚摸了伊薇的头几下:「伊薇,你做图书管理员真是可惜了!」然后他
提上裤子,转身满意的离开了藏书室,就在走到门口的时候,老家伙忽然回头对
她喊道:「记住,要恢複原样!」惹得坐在地上的伊薇气愤的拍打了一下地面。

  看来整个晚上就要全部淹没在这种无聊的工作 了,伊薇垂头丧气的开始捡
起地上的书籍,考虑起怎样才能快速的把它们放到它们该呆的地方去。忽然,从
展览室 传出了一阵阵轻微的响动来。

  这幺晚了,谁又会在那 呢?带着疑惑,伊薇拿起一只火把,悄悄的走进了
展览室。

  珍藏在展览室 的各种文物多是一些古代帝王的殉葬品,很多都带着一些阴
气森森的感觉,各种巨大的阴影在忽闪的火光中一抖一抖,并不时的变换着大小
和形状,伊薇的心也渐渐悬了起来。

  她一边走,一边小声地问道:「哈罗?是谁在那 ?阿柏杜?莫罕穆德?巴
柏?」

  整个大厅空蕩蕩的,没有回答。正当她以爲是老鼠或是自己的错觉的时候,
声音忽然从她的身后再次响起来。吓得她猛地一抖。

  伊薇回头看去,身后空蕩蕩的,什幺都没有,只有一只法老时期的彩棺静静
的呆在那。是老鼠吗?伊薇走过去想要检查一下。如果真是老鼠那可就麻烦了,
它们会咬坏 面珍贵的干尸的。但是,光线太暗了,从棺材口看去,只看到模模
糊糊一具干尸的影子。

  忽然,随着一声骇人的怪叫,本应该老老实实躺在棺材 的木乃伊干尸直直
的坐了起来。剎那间,犹如一张电网从头罩下,伊薇就觉得头皮上的头发一根根
直竖了起来。她吓得尖叫一声,转身就跑。

  「哈哈哈 」就在她刚转身的时候,从棺材 传来了熟悉的笑声。这声音
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 伊薇一转身,果然,从棺材 晃晃悠悠的坐起一个青年
来。他一边狂笑,一边把手搭在坐在一旁的干尸肩上,好像他们是多年的好友一
般。

  看见了这个人,伊薇的惊惧顿时化爲了满腔的怒火,她上前一把拉开那人搭
在干尸肩上的胳膊,赶紧的将那具干尸放回原位。一边收拾着,她一边对那个人
说:「快拿开你的手!难道你对死者没有一点尊敬吗?」

  「恰恰相反,有时我情愿加入他们。」那个青年用带着酒气的声音回答道,
「刚才你又做了什幺?好像你拆掉了藏书室。这下子馆长可要气疯了吧。让我猜
猜,你一定又用嘴巴让老头子爽了一次,对不对?」

  「闭嘴!在你毁掉我的事业之前赶紧加入他们!反正你是没有前途的,快出
来!」伊薇恨恨的对他喊道。

  「我最可爱的妹妹,现在正是我事业的高峰。」喝得醉醺醺的男子趁着伊薇
不注意,一下子将她拉进了棺材 。伊薇吓得尖叫连连,她狼狈的坐起身子,不
住的捶打着那个男子,无力的拳头不仅没有打痛他,还惹得他大笑不止。

  「高峰?强那森,我没空和你 杠。我刚刚把藏书室弄得一团糟,班柏治的
学者们又退回了我的申请,理由是我在这一行 经验不足 」说着说着,伊薇
难过的低下了头。

  被叫做强那森的男子,也就是伊薇的哥哥,此时也收起了调笑之心。虽然他
是个不学无术的花花公子,至少按他妹妹的标準是的,但他对于伊薇的爱却从未
减低过。强那森坐到伊薇跟前,他搂住伊薇,托起伊薇的下巴轻柔的说:「但你
至少还有我!不要灰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

  听着哥哥的安慰,伊薇的心情变得好些了,她眼睛渐渐迷离起来,随着强那
森的手 起了下巴,鲜红湿润的嘴唇半张着,準备迎接兄长的爱吻。

  伊薇的父母是着名的探险家,长年的探险生活造就了伊薇兄妹对曆史和文物
的非凡造诣,同时,也让长期缺乏父母之爱的两个小孩互相间非常依靠对方。时
间一长,兄妹二人便産生了不伦之情。伊薇的处女之身,早就在14岁时一个父
母不在的夜晚被她的哥哥半哄半骗给夺走了。多年来,兄妹二人相依爲命,彼此
早已熟悉了对方的身体了。

  强那森低头吻上了伊薇的嘴唇,他的手熟练的摸到伊薇胸前的扣子上依次解
开,然后伸进去,隔着文胸抓在了伊薇小巧而又饱满的乳房上。

  「不要 不要在棺材 」呼吸沈重的伊薇挣扎着躲避强那森的狂吻,
半推半就的扭动着身体。

  强那森很熟悉自己的淫蕩妹妹,当然他不会傻到就此住手。他的另一只手一
路南下,伸进了妹妹的裙子 。

  隔着内裤,他就已经摸到了湿湿的一块。他伸手撚了一丝黏液, 手伸到了
伊薇的眼前,同时咬住她的耳垂小声说道:「真的不要吗?可我看你的身体早就
在欢迎我了,这就是你淫蕩的证据!」说完,强那森把粘着淫液的手指塞进伊薇
的嘴 。受到奚落的伊薇不满的嘟哝了几声,但转而便高兴的含着哥哥的手指吸
吮起来。

  强那森的另一只手没有閑着,它三两下剥开伊薇身上的衣服,露出妹妹洁白
如酥的玉体。衣不遮体的伊薇衣物散乱,就像一只拨开的鲜笋。强那森抓住自己
的肉棒,轻车熟路般的抵在伊薇的秘处上,伊薇的那 早已汪洋一片了,强那森
没有费丝毫的力气,肉棒一下子滑了进去。

  「啊!」随着伊薇一声高亢的尖叫,她的身体不自主的开始前后扭动起来。
但她却仍假装矜持的对身后的强那森说着:「不,好哥哥,我最亲爱的哥哥
别 馆长会听见的 」

  「是吗?除非你叫得和刚才你拆除藏书室时一样的响!」强那森哈哈大笑,
他两手抓住伊薇的乳房,不停揉搓着那两颗饱满的红葡萄,嘴 笑话着自己的妹
妹:「馆长刚才一定又被你狠狠吸了一顿吧!这次他是不是又没坚持到插进那
去?嘿嘿,可怜的老头子,我看他迟早要死在你的嘴 喔!」说完,他加快了抽
插的速度,小腹撞得伊薇的屁股啪啪直响。

  随着强那森的动作,伊薇开始疯狂的活动起来,她的嘴 发出明亮的叫声,
再也不考虑是否有人会听到,断断续续的叫喊着:「啊 坏哥哥 被你插碎
啦 馆长 馆长快来吧 抓住你这个乱伦自己妹妹的坏蛋 」

  强那森扭过伊薇的脖子狠狠的吻了她一下,同时卯足了气力使劲顶了伊薇几
下:「好啊,叫那个老家伙来吧,我会和他一起狠狠干你这个小蕩妇!怎幺样,
你哥哥的老二棒不棒?」

  无意识的呻吟从伊薇的嘴 发出来,她被强那森玩弄得已进入半疯狂的状态
了。她胡乱的摇晃着头,嘴 和着呻吟不成句的乱说着:「坏蛋 你的老二
好棒 你的大屌 你的鸡巴 喔!我的上帝 」

  妹妹的髒话就像一剂高效的强精剂,强那森猛地哆嗦了几下,精液一股脑的
喷了出来,毫不留情的打在伊薇的花心上。受到刺激的伊薇随着一声持续不断的
尖叫,阴道像张小嘴一样狠狠嘬着强那森的肉棒,一紧一缩的榨干着它。

  

  随着高潮的逝去,两人无力的依偎在一起。强那森一边玩弄着伊薇的乳头,
先前高涨勃起的乳头此时已经变得温柔小巧,但强那森依然爱不释手。他小声的
对自己的妹妹说着:「小淫妇!也许有一天我也会死在你的手上!」

  听到强那森说这种不吉利的话,伊薇生气的轻轻打了哥哥的嘴一下,嘴 赶
紧呸道:「呸呸!不许当着死人说这种话!我要和哥哥永远一起 不过,哥哥
你也该长点出息了,整天吊儿郎当的也不是办法啊!」

  「当然,我一直都在努力,在沿着老爸老妈的足迹走下去。你看,我又找到
一样好东西 」

  「拜托!你妹妹我是个有着光明未来的学者,不是什幺二手廉价珠宝贩子!
不要又是什幺不值钱的珠宝要我找馆长、去 卖 」

  随着强那森掏出自己的新发现,伊薇的眼开始直了,舌头像抹了胶一样变得
不灵活起来。她眯着眼睛,仔细的看着从强那森手 接过的东西。有着良好文物
家教,又在全埃及最好的博物馆工作的她一眼就看出,强那森这次捡到宝了。

  这个做工精緻的八角型金属盒绝对应该是属于至少三千年前的古物,而且,
与一般的几千年前的瓶瓶罐罐不同的是,这幺精巧的做工,一定应是出于名门之
物,那上面凸刻的魔法阵可以说明这应该还是服务于衆神的祭祀或僧侣的器物,
这个造型,这个大小,怎幺越看越像

  「你从哪 找到它的?」

  本想炫耀一番的强那森看到妹妹专业的眼神,立刻变得乖顺起来。他满怀期
待的告诉伊薇,这是他从底比斯挖到的。「我一生从没找到过什幺东西,所以,
请告诉我我找到了好东西 」

  伊薇不理会强那森的唠叨,她仔细的摆弄着手 的盒子,果然,按照某个正
确的拿法,再配合着一个小动作,啪的一声。小盒子自动打开了。

  「强那森 」

  「是 」

  「我想你找到好东西了 」

  随着一张发黄的绢布被伊薇用颤抖的手从盒子 拿出,两个人同时变得目瞪
口呆和恍惚起来。

     ***    ***    ***    ***

  「以这个印玺,可以肯定这是塞提一世时期的东西!距今应有三千年了。」
伊薇骄傲的向仔细检查绢布的馆长宣称着。

  可是,馆长好像并不是很在意这个发现,绢布实际是张地图,馆长仔细的看
着,由于老眼昏花,他把地图仔细的拿在灯下看着。

  「两个问题:谁是塞提一世?他有钱吗?」强那森以近似白癡的专业口吻问
道。

  「塞提一世是第二个法老,他是所有法老中最有钱的一个!而那张地图,我
研究过了,看那圣文,就是——罕米纳!法老的坟墓!」

  「很好!」随着妹妹的回答,强那森兴奋的来回走着,仿佛,一座金子做的
山就在他的眼前。但马上,他的金山就变成了一团火焰,因爲,老迈的馆长一个
不小心,把地图点着了!

  「不!」兄妹二人同时大叫一声,一同扑上去抢夺那张燃烧的地图,并不惜
烫伤的危险把火扑灭。但是,地图中最重要的一部分,罕米纳的位置,已经烧掉
了。

  「罕米纳只是阿拉伯人用来逗游客的噱头,只有眼睛 全是钱的美国人才会
相信这个虚构的故事,并且,去寻找罕米纳的人没有成功过!醒醒吧,我们是学
者,不是寻宝客。」馆长很平静的说道。就好像刚才烧掉的,只是一张普通的手
绢。

  「可我研究过,罕米纳一定真的存在,可现在 」伊薇的声音带着哭腔。

  「大家都知道的!法老王下令把整个墓地埋进沙中,连同宝藏!但现在,它
们烧成了灰烬!」强那森愤怒的挥舞着拳头,想打人。

                (二)

  开罗监狱位于开罗的市郊,这 无疑是全埃及最阴暗恐怖的地方,关在这
的全都是些小偷、骗子和低级的暴徒等等,全是一些被社会遗忘的群体,也没有
人关心他们的死活。所以,有人说,进了开罗监狱,就像走进了冥神的乐园,免
费的坟墓。

  可是这一天,奥斯监狱来了两个于这个地方格格不入的人物,那个男的看上
去有些猥琐,但至少还有点绅士风度;女的更是个充满学者气质的漂亮美女,引
得监狱 的狱卒和犯人们嘘声一片。

  他们正是强那森和伊薇兄妹。

  罕米纳的地图被烧毁了,眼前的帝王财富变成了一个漂亮的肥皂泡,这对于
这对兄妹简直是个巨大的打击,伊薇的情绪极度失落。

  强那森在考虑再三后,他告诉伊薇那个神奇的「盒子」是他在一个酒吧 ,
从一个刚认识的朋友身上得到的——当时那人喝得大醉,还是他付的钱。也就是
说,就是强那森从那人身上偷的。

  先前「从底比斯挖到」的说法让伊薇很诧异,这个家伙居然连自己的妹妹都
骗。

  怀着对宝藏执着的追求,两人抱着试试的想法找到了这个人,他现在被关进
了开罗监狱。他们花了一笔小钱才让监狱长同意他们见这个家伙一面的。当被问
起他犯了什幺罪时,从监狱长那 得到的答案是「他想找点乐子」。

  但他们来晚了,那个人马上就要被送去上绞架了。强那森费了好大周折,才
被允许在那人被绞死之前见上一面。

  强那森刚问他有关盒子的事,那人却二话不说,一拳把他打昏在地,然后对
着伊薇大喊:「我知道你们要问什幺。我去过那儿!除非你们把我弄出去 」
随后,蜂拥上来的狱卒七手八脚的把他送到了绞刑架上。眼见的,他就要被绞死
了。

  「我给你一百镑,请你放了这个人。」伊薇对监狱长说道。

  「一百镑?我甯愿看着他被绞死。」监狱长毫不在乎的说道。

  「三百镑!」伊薇继续开价。

  监狱长开始有些奇怪了起来。原先,他以爲这个漂亮的小美女只是因爲女人
天生的怜悯而希望能救那个猪猡一命,但是现在看来,事情好像没有这幺简单。

  「不行!」监狱长继续说道。其实,他是想看看还能不能再捞点好处。

  「五百镑!」

  有问题!监狱长疑惑的看着身边的伊薇。这头猪是她的情人还是她的亲属?
她很紧张,看来还能再从她身上敲一笔,这个漂亮妞

  想到这,监狱长突然说道:「能不能再加点别的? 知道吗,我是个寂寞
的男人 」与此同时,一只手摸上了伊薇的膝盖。

  几乎是同时的,伊薇狠狠的打掉了监狱长的手。

  看到这一幕的犯人齐声哄笑起来,监狱长恼羞成怒,他一声令下,刽子手拉
下了绞架的开关,那个人一下子被挂在了半空中。

  「哈哈,他的脖子居然没有断!这下子我们可以看着他被勒死了。」监狱长
兴奋的对身旁的伊薇说着,看到伊薇脸上慌乱的神情让他兴奋不已,这是他对于
伊薇刚才拒绝的报複。

  但是,围观绞刑的犯人开始哄闹起来,因爲法典 有一条明文规定,绞刑中
如果犯人的脖子在第一时间没有被折断的话,就应该立刻被放生,因爲他是不被
冥神接收的人,是不应该被剥夺生命的。但是,一:在开罗监狱 ,监狱长才是
唯一的法典,二:监狱长误会了伊薇和那个人的关系,这个倒霉的家伙注定要成
爲一个牺牲品。

  眼见那人的挣扎越来越弱,伊薇实在忍不住了,再这样下去,到手的希望又
要变成一个肥皂泡了,这次可是她亲自把她戳破的。伊薇一狠心,终于说出了实
话。

  「那个男人知道罕米纳的位置。」伊薇迅速的说。

  「你撒谎,这头肮髒的猪猡会知道罕米纳?」监狱长也听说过罕米纳传说,
但他不信伊薇的话,以爲伊薇只是爲了救那个人。

  「我发誓是真的!没有时间了,马上放了他,我给你 10%!」伊薇继
续说到,真的没有多少时间了。

  监狱长长得可以说成 惨不忍睹,个矮,腰粗,一张滑稽的脸,很有喜剧
效果。但是他无疑是个精明的人物,他马上下令,让刽子手砍断了绞绳,顿时,
犯人中响起一阵欢呼声。但监狱长的心思早已在飞速的运转起来。

  单纯的伊薇继续说着:「快,快让我和他说说,我对于古埃及的曆史研究可
以说是自从童年开始了,罕米纳的发现可以填充埃及曆史的一段空白 」

  监狱长忽然狡猾的一笑,他阴森的对伊薇说道:「我对于埃及的曆史没有研
究,但是,罕米纳的财富却可以让每一个人动心。既然他,我的囚徒知道罕米纳
的位置,我爲什幺要和你分享那笔宝藏,只拿10%呢?你又不能帮我什幺,不
过,这幺美丽的小姐,倒是可以做我的监狱 的调味品 」

  伊薇马上明白了这个卑鄙家伙的龌龊念头,她大喊道:「你 你怎幺可以
这样!」但她马上反应了过来,转身就想逃跑。监狱长做了个手势,立刻,两个
狱卒狞笑着抓住了伊薇的胳膊,任凭伊薇又踢又喊,他们紧紧抓住伊薇不放。

  「把那个猪猡带到带到密室 去,记住,要好吃好喝让他複原,不许动刑,
再派几个漂亮的女囚好好伺候他。但是,一定要看紧他!至于那个昏倒的废物,
先送到贵宾室。」监狱长对一个狱卒下命令道。

  接着,他又对那两个抓住伊薇的狱卒说:「这个小妞吗,先送到刑房 ,嘿
嘿 」监狱长奸笑着和他们一起离开了。

  昏暗的刑房 摆满了各式刑具,它们的影子随着忽闪的灯光不停的跳跃着,
地上和刑具上到处是黑色的干涸的血块,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腥气。伊薇渐渐停
止了叫喊,她的双腿开始发软,身体不自觉的颤抖起来。不知道什幺样的命运将
要等待着她。

  监狱长猥琐的脸孔出现在伊薇眼前,「亲爱的伊薇小姐,谢谢你给我带来的
好消息。寻宝的事情我想就不用劳烦你了,就请你在这 好好的呆着吧!至于你
的分红,那要看你在这 的表现喽。不过首先,就让我们彼此熟悉一下吧。」说
完,他把手伸向了伊薇的衣襟。

  依薇的双手紧紧抓住胸前的衣服,她用颤抖的声音道:「没想到你是这样一
个卑鄙的家伙!你、你最好赶紧把我放了,我可是圣石图书馆 的古代专家
我的哥哥一定会来救我的,他可是开罗有头面的人物 我 我求求你,不要
杀我 」依薇强装硬气,但却最终不敌心中的恐惧,她低下头开始大声哭泣起
来。

  监狱长很满意依薇的表现,他知道,这只小绵羊已经逃不开自己的掌心了。

  他的手抚摸着依薇的脸蛋,爲了继续加强一下效果,他洋洋得意的对依薇说
到:「等你哥哥醒来时我会对他说,你已经和那头猪一起去準备旅行物品去了,
你让他等你们回来,我想,监狱 热情的女囚们会让他乐不思蜀的。」

  「不过,我没想到你居然还是个学者。真是太好了,我这 住过女商人,女
演员,甚至女贵族,不过还从没有过女学者。啧啧,不愧是有知识的女人,果然
气质不一样!你就好好的呆在这 等我寻宝回来吧,至于你的那份分红 那要
看你在这儿的表现喽!」

  说完,监狱长起身解开了腰带,用冷酷的声音对依薇恐吓道:「我都快来不
及了,把我的鸟掏出来,好好的吸吸!」同时,他捏住依薇下巴的手开始用力。

  依薇早已失去了抵抗的勇气,她一边啜泣着,一边颤抖着解开了监狱长的裤
子。监狱长的老二一下子探出了头来——不愧是监狱长身上的家伙,长得和他一
个样,又粗又短,小小的脑袋。

  依薇已经顾不得仔细辩清了,她痛苦的闭上眼睛,把监狱长的兄弟含进了嘴
,啜泣声顿时变成了含糊的呜咽。

  巨大的恐惧扰乱了依薇的心智,使她忘记了自己原本驾轻就熟的口技,含着
监狱长分身的她只剩下了发呆,这让监狱长感到有些不耐烦,他一巴掌打在依薇
的脸上:「好好的给我动起来,如果你不会的话,我这 可有不少的老师。要不
要把这 的刑具尝个遍?」

  听到这些,依薇哭得更厉害了,她开始笨拙的活动起头部来。监狱长看着胯
下痛苦抽泣的美女,想到将要得到的宝藏,一种强烈的成就感充满在心中。他开
始逐渐加快了下身摆动的幅度和速度。渐渐的依薇开始有些吃不消起来,嘴 的
阳物不停的撞击着喉咙,让她几欲作呕,可是监狱长又紧紧抓住了她的红发。依
薇的两眼开始翻白起来。

  终于,监狱长一个把持不住,就在依薇的嘴 喷射出来。猛然间被呛住的依
薇一下子趴在地上,伴随着剧烈的咳嗽干呕了起来。快速的射精让监狱长有些扫
兴,他感到还没有玩够呢。他刚要伸手去撕开依薇的衣服,忽然转念一想,改爲
抓住她的头发,一下子把她从地上提起。

  「自己把衣服脱掉,要闆闆正正的放好,要是弄丢了一个扣子,哼哼 」

  监狱长冷冷的威胁到。头发被紧紧抓住的依薇疼的小声的呻吟着,听到监狱
长的话,她顾不得吃痛的头发,赶紧摸索着解开了自己的衣扣,自己抖抖嗦嗦的
脱下了长裙。

  「脱光!」监狱长大吼。依薇猛地一哆嗦,赶紧以最快的速度开始脱下贴身
的内衣,由于紧张,她连扣子都摸错了地方。

  依薇窘迫的样子让监狱长的心 很受用,他的手没有閑着,开始在依薇的身
上抚摸起来。依薇的皮肤又白又嫩,良好的手感让监狱长唏嘘不已,有气质的高
贵女体就是不一样,比起自己监狱 那些皮肤粗麻的女囚要好多了。

  不过他也承认,那些女囚中有些人刚来的时候也是很不错的,都是监狱恐怖
的酷刑和狱卒们不知节制的玩弄把她们摧残坏了。想到这 ,监狱长暗下决定,
一定要好好「保养」依薇,不能再把她也弄成那些粗鄙不堪的次等货。

  想着想着,监狱长的老二又高高的翘起头来。看着依薇晶莹粉红的胴体,监
狱长暗吞了一口口水,他一把把依薇按倒在刑讯用的长凳上,让她高高的翘起了
屁股,然后一下子从后面插进了依薇干涩的秘穴。

  随着依薇低声的痛呼,监狱长开始了第二次抽插。紧涩的感觉让监狱长産生
了开垦的欲望,他大力的抓住依薇的鸽乳,把她们在手 捏成各式的形状,依薇
的呻吟渐渐变得尖锐和痛苦起来。

  不远处,刚才押送依薇的两个狱卒兴奋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两个人都把手伸
进裤子 用力的揉搓着,希望他们的头儿能像往常一样,玩剩后也让他们能分一
杯羹。果然,监狱长看到他们的淫相,伸手朝他们招呼道:「两个狗东西,别老
是站在那 傻打枪,过来一起玩!」

  听到上司的命令,两个喜出望外的家伙一起扑了上来。「不要!」依薇在心
中痛苦的呼喊着。此时监狱长从依薇的身体 退了出来,他指挥着依薇骑在一个
家伙的腹上,让她歪头含住了另一个狱卒的肉棒,两个狱卒不顾依薇的求饶,立
刻开始大幅度活动起来。

  监狱长则站在一边,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观看着三个人的淫戏。两个属下有
如发情狗的样子他见得多了,此时看来,两个不懂风情的家伙没有丝毫的进步,
两个人甚至还不如自己的警棍有技巧。看到这 的监狱长暗暗摇头。

  倒是依薇那种凄婉哀绝的样子不时的撩动着他,她那气绝般的呻吟更是像最
有效的催情剂一样让他充满了活力。监狱长开始考虑,是不是该让她一辈子都好
好呆在这 ,爲自己服务呢?

  想到这 ,精虫沖脑的监狱长扬起手来,狠狠的打着依薇的屁股,随着啪啪
的肉响,依薇发出了尖锐的呼叫,可是都被身前的男人用肉棒堵了回去。她那凸
翘有制的小屁股上很快就布满了掌印,皮肤渐渐变得绯红。

  「嘿,头儿,这个婊子居然被你打的发起骚来了,她的 面开始湿起来了,
唔 还夹得我好紧!这个家伙是从哪儿找到的?简直比最贱的妓女还要淫蕩啊!」

  在依薇身下的男子惊奇的发现了依薇的变化,他连忙向监狱长彙报起来。

  「注意你的用词,人家可是图书馆 的学者呀。不过,变成婊子也是迟早的
事。」监狱长开玩笑的扇了依薇的乳房一下,然后从后面对準了依薇的菊花蕾,
毫无预兆的一下子插了进去。

  依薇疼的一声惨叫,眼泪哗哗的随着呜咽流了出来。

  「头儿您真是技艺超群呀,这幺漂亮的美女学者都能被您几个巴掌打的发了
浪,您不愧是被誉爲咱们『开罗监狱的园丁』的人啊!」正干着依薇小嘴的那个
狱卒适时的拍着监狱长的马匹。

  「哈哈哈 」监狱长发出一声得意的长笑,插在依薇后庭 的肉棒活动的
更快了。

  三个人就这样一边蹂躏着依薇的身体,一边发出淫猥的笑声,丝毫不管几乎
欲死的依薇。

  依薇紧凑的菊肛让监狱长很快的又达到了高潮,他紧紧抓住了依薇乳房,以
至于都抓出了青紫。随着几下重重的撞击,监狱长把今天的第二发全部射进了依
薇的后庭。

  当心满意足的监狱长拔出自己的老二时,依薇惨遭蹂躏的菊蕾已经变成了一
个红肿松弛的肉洞,浑浊的精液混着鲜血缓缓从 面流出。

  监狱长很满意自己的「战绩」,他把沾着鲜血和浊物的肉棒在依薇的脸上蹭
了蹭,然后塞进依薇的嘴 让她舔吸干净。

  「等会让她先休息一下,也让其它的家伙都来尝尝!」监狱长拍了一下那个
他离开后趁机开始操着依薇菊蕾狱卒的屁股,然后得意的哼着小曲,去找那个知
道惊天秘密的囚犯去了。他已经等不及,要检验一下自己的宝藏了。

                (三)

  来到关着那个家伙的密室门口,监狱长老远就听见了 面男人的淫笑和女人
不知羞耻的呻吟。看来这个家伙享受的不错,监狱长心想。他一推门,进入了密
室中。

  淫蕩的景色和气味扑面而来。屋 面,那个犯人正乐乐呵呵按着一个丰满的
女囚不停的抽插着,在他的身后,一个女囚正努力的舔着他的屁眼,而在周围,
那些原本被命令看住囚犯的狱卒此时正在各自抱着一个女人大干特干呢。

  看到监狱长的突然出现,所有的人都立刻老老实实的安静了下来,他们赶紧
分开了紧紧连接的身体,乖乖的站在那 低着头不敢出声。除了那个囚犯——他
还是在那 大範围的前后活动着;还有他身下的女人,此时的她除了大声的叫之
外不会在干别的事情了,看来那个囚犯的精力和技巧可不是盖的。

  监狱长没有表现出生气的样子,他甚至朝周围的人挥了挥手。然后安静的等
待一场性战的结束。过了一会,随着一声男人的怒吼和女人高亢的尖叫,那个囚
犯终于结束了他的这一轮活塞运动。只见他在狠狠的揪了几把身下的女人后,便
一屁股坐在身后的沙发上,毫不害怕的看着监狱长,胯间的肉棒依然大咧咧的高
高耸立着,丝毫没有筋疲力尽的迹象。

  监狱长挥手示意,要周围的人搀着那个失神的女囚一起离开。待屋 其他的
人都走光了以后,监狱长笑着坐在了那个囚犯的对面。

  「我找你来,是因爲有件事情可能需要你的帮助 」监狱长首先说道。

  「我知道你是爲了什幺来。至于你能否得到,还要看你的诚意。」那个囚犯
打断了监狱长的话,同时,他又在很不客气的暗示了监狱长一下。

  监狱长被他狂傲的样子激怒了,他猛的站起了身子,恶狠狠的对那个囚犯说
道:「别忘了,你这是在我的地盘,我可以让你跪着求我,求我赐你一死!」

  那个囚犯,他一点也没有因监狱长的愤怒而産生出丝毫的害怕。只见他缓缓
的站起来,一步一步的走向监狱长。他用冷漠的眼神盯着监狱长看着,那眼神中
透出的残酷就是连监狱长这样视人命如草芥的人也感到心悸不已。

  「你在威胁我吗?我,带着我的部下,我们穿过利比亚来到埃及,因爲我们
相信传说中的罕米纳。是的,我们前仆后继,终于找到了他,可是——找到的,
只有血,和沙!一整队的人马,三百多名勇士,全部变成了黄沙白骨,只有我!
只有我逃出了那个地方,死亡之城!而你,却在这 威胁我,要我跪下求死!」

  忽然,那个囚犯身上的杀气忽然一松,他又做回到沙发 面,用满不在乎的
口气接着说道:「不过我觉得我们之间有合作的必要,我要的不多,我可以带你
去,因爲我知道所有的路、危险,还有进城的通道。前提是我要自由。至于你的
受益,哈哈,不要用分成这个老套的词语,因爲到时候你已经是埃及国王了。」

  他说得如此轻松,就好像刚才不曾动怒一般。

  未来美好的憧憬代替了刚才这个男人带给他的压力,监狱长的心在狂跳着,
心中开始盘算起来。他的脸抽动了几下,几乎是用谄媚的语气对那个囚犯说道:
「哈哈,那个好说,好说!没想到你还是个军人,真是失敬,你怎幺不早说?说
来我们相处了这幺长的时间,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不知 」

  「欧康纳上尉,不过你可以叫我欧康纳,监狱长先生。」自称是欧康纳的男
人礼貌的说道,这时的他像个十足的绅士。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亲爱的欧康纳,我的伙伴,依你专业的眼光,你看,
我们这次的行动大约需要多少人和必要物品?我可以组织起一只小型的部队,当
然不能和大英帝国的勇士相提并论,不过,他们可是由我这 的死囚组成,他们
中不少是很有一套的 」

  「你想要多少人和你分享宝藏?最重要的是,他们是否忠诚?」欧康纳打断
了监狱长的喋喋不休,「人多不是件好事情,关键在于他们是否有用。我们现在
最缺的,是一个懂得古圣文的神职人员,他可以帮助我们破译咒文,逃开机关,
至少也要懂得古埃及文,我们需要专家。」欧康纳提议。

  「专家 我可不认识什幺知识分子,不过,我身边好像正好有一个,不
过 」监狱长想到了还在刑讯室的依薇,但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他实在不知
道是否还能指望。

  「你说的是不是那对男女?你不会把他们给杀了吧?我还有样东西在他们手
呢。直觉告诉我,那个东西可能是进入罕米纳的关键。这下子可要麻烦了。」

  精明的欧康纳一下就猜出了关键,他同时想起了被强那森偷走的「盒子」。

  「没有,还差一点。那个女人自称是图书馆 的专家,可现在我把她 」

  说到依薇,监狱长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

  「哦!」欧康纳的脸上显出的是恍然大悟。他用脚趾头也能猜出监狱长能做
出什幺事来。那个女人他见过,真是个尤物,说不定身上还有那幺一点点贵族血
统。

  欧康纳想了想,他拍了拍监狱长的肩膀,说:「没关系,事情还有解决的余
地,让我去和她说明。对付女人,就是应该一手拿着大棒,一手拿着葡萄。」

  说到最后,欧康纳的语气变得狡黠和意味深长,两个男人互相对视了一下,
马上心照不宣的大笑起来。

  由监狱长领路,他把欧康纳带到刑讯室旁边的一间屋内,从这 可以看见隔
壁的一切。这原本就是监狱的特色之一。从隔壁的刑讯室 ,欧康纳果然看到了
和自己想像中一样的事情。十几名赤身裸体的狱卒正围着一个女人大喊大笑着,
有三个男人正努力的骑在女人的身上卖力的耸动,旁边的人在爲他们打气。

  那个女人的身上和头脸早已糊满了浓稠的精液,活脱脱就像个营妓,已根本
看不出她就是刚才那个娇俏的女郎了,身上的贵族气质也早已不见。她的喉咙
艰难的发出断续的呻吟声,就好像随时都会没命似的。

  监狱长一皱眉,他刚要去制止自己的手下,欧康纳却一把拉住他:「没有必
要打断这幺一场好戏。您的手下玩的很愉快,他们会记住您的恩赐的。至于那个
女人,适时的出现才会得到好的结果。」

  不愧是大英帝国的军人!监狱长暗暗地点头。他在心中开始佩服身边的男人
来,认爲自己刚才与他的合作是个明智的选择。但同时,他又爲将来自己能从这
个精明狠辣的家伙手 得到多少好处而发愁不已。

  过了好长时间,刑讯室 的特殊刑讯终于到了结束的时间。得到满足的狱卒
们淫笑着离开了。留下精疲力竭的依薇和最初的两个狱卒在那 。那两个狱卒嘻
笑着用皮鞋拨弄着可怜的依薇。

  欧康纳对监狱长说道:「您的大棒用完了,该是我拿出葡萄的时候了,不过
您 能否準备一下,她实在是太髒了!」

  「没问题!」监狱长一口答应。

  过了一会,监狱长回来示意欧康纳,该是他出场的时候了。欧康纳随着监狱
长来到一间低矮的牢房前,然后监狱长转身离开,留下欧康纳一个人。

  隔着栅栏,欧康纳看到那个可怜的女人蜷缩在角落 。她的身上湿漉漉的,
髒的东西想必已经被沖刷干净了。女人一见到他,空洞的眼睛 立刻闪出光彩,
她飞快的爬到欧康纳面前,隔着栅栏伸手想要抓住他。

  「我认识你,你是那个囚犯!快告诉我,罕米纳的具体位置。求你,看在上
帝的分上 」

  欧康纳摇了摇头。财迷心窍的女人啊!他在心中说到。他弯下身子,看着依
薇说到:「你真想知道罕米纳的位置?」

  依薇迫不及待的点着头。

  「来,来 」欧康纳伸手朝依薇示意着,待依薇把脸凑到栅栏前的时候,
他忽然伸手一把抓住了依薇的头发,把她的头抓向自己。依薇疼的啊啊大叫。

  「到了现在你还在想着罕米纳!真是不可救药的女人!你以后今后的生活就
是乖乖的呆在这个地方,每天撅起屁股让人骑,到那个时候你再想着你的罕米纳
吧!」

  欧康纳恶狠狠的对依薇说着。听到了欧康纳的话,依薇难过的开始哭泣了起
来。欧康纳解开了裤子,将雄纠纠的肉棒伸到了依薇的嘴 ,堵住了让他心烦意
乱的哭声。

  「可是如果你乖乖地听话,把我伺候舒服了的话,我可以和监狱长求个情,
让她把你放出去。如果我的心情再好一点,我甚至可以带你一起去罕米纳。到时
候,也会有你的一份。知道该怎幺做了吧?」欧康纳知道,该是掏出葡萄的时候
了。

  依薇乖顺的点着头,同时,她的舌头开始活动起来。这是她的最后一根救命
稻草了。她努力的运动着头部,尽量含住了嘴 的肉棒。显然眼前这个家伙有好
长时间没有洗澡了,而且那个东西上还沾着交合过的痕迹,一股难闻的味道,但
是依薇可不敢露出丝毫不愉快的表情。

  欧康纳感到依薇的小嘴弄的他非常舒服,他放松了依薇的头发,往下伸手抓
住了依薇的乳房。富有弹性的乳肉在欧康纳的手 不断变换着形状。过了一会,
他让依薇松开了嘴巴,转身 起屁股朝着自己。

  依薇的体力已经在刚才的群战中消耗殆尽,弯着腰的姿势让她的双腿有点打
战。欧康纳索性反抓住她的双手将她提起,将肉棒插进了依薇的身体开始活动起
来。略带红肿的秘穴被毫无温柔的侵入,依薇疼的发出了低声的呻吟。双手被从
身后抓住的姿势使她像一只被捉住的燕子一样无法躲避,只能完全承受着来自身
后的痛苦。

  欧康纳的肉棒不停的在依薇的两个肉洞 进出着,依薇那饱受摧残的身体很
快的让他进入了天堂的顶端,他狠狠的把快乐的证明射进了依薇的菊洞 ,然后
看着它们缓缓的从那 流出。当他把抓住依薇的双手放开时,依薇几乎是讨好般
的转身扶着他的肉棒舔吸干净。

  欧康纳开始提好裤子,然后装作不经意的问到:「听说你在图书馆工作?」

  依薇连忙点着头。

  「好好呆着,等我的消息吧。」说完,他转身朝门口走去。

  身后的依薇带着哭音叫喊着:「记得把我从这 弄出去,你答应我的 我
懂古埃及文和圣文,可以帮你躲避机关和咒语 请你快点回来带我离开!看在
上帝的份上 」

  随着依薇的哭声越来越小,欧康纳的情绪却始终保持不错。自己应该首先洗
个澡,再好好的吃一顿。好的状态可是成功的关键呀。欧康纳心想。

  第二天早上,欧康纳被身下女囚用嘴巴叫起。床边,监狱长坐在那 露出看
热闹的微笑。

  「昨晚睡的怎样?我都已準备好了。」监狱长说。

  真是个性急的家伙。欧康纳起身,穿上已準备好的一套崭新的衣服。

  「该去看看我们的专家了。」欧康纳说道。

  两个人刚走出屋外,就听见牢房处一片嘈杂。远远的他们看到,依薇正赤身
跪在一间牢房前面。狱卒们爲了增加效果,还特意让依薇戴上了眼镜,她的双手
各抓住一根肉棒飞快活动着,嘴 含着第三根不停的吞吐。被服务的三个囚徒满
足的呻吟着,周围其它牢房的犯人则在大声的叫好起哄。

  「这是怎幺回事?不是告诉过你们不许再把她弄得筋疲力尽吗?待会我们怎
幺上路?」监狱长生气的问身边的狱卒。

  「头儿,您只说别让我们把她弄得走不了路。我们想活动活动嘴巴应该没关
系 我们只想让她再吃最后一顿咱们开罗监狱特殊的早餐 这是最后一间牢
房了。」一个狱卒向监狱长彙报道。

  「哈哈,你们这些滑头。快点準备準备我昨天嘱咐的节目。」狱卒的一席话
让监狱长消了气,他转身对欧康纳说:「一起来看吗?」

  「不,我要去準备一下行装。祝你玩的愉快!我们码头见。」说完,欧康纳
转身离开了。

  依薇终于吞下了最后一人份的早餐,她打着饱嗝站起身来。监狱长看到,依
薇的肚子已经微微的隆起了,看来这份早餐吃的很辛苦。衆人簇拥着依薇来到了
监狱长的面前。

  「那个囚犯在哪?」依薇扶了一下眼镜,向监狱长发问到,她的嘴边全是白
花花的液体。

  「你应该感谢他,不是他你就要一辈子呆在这了。是他要我放掉你们兄妹,
还要我带上你们一起去寻找『那个地方』。你是不是想『亲口』和他道谢呀?」

  说到这,监狱长和周围的人一起不怀好意的大笑起来。

  监狱长伸手拍了拍伊薇的肚子,说道:「看来你吃的挺抱的,过一会你的哥
哥会来接你,出去后你不会到处宣扬在这 的开心时光吧?我想,如果你聪明的
话,是不会乱说的。在你走之前,让我们再给你留点纪念吧。」

  说完,监狱长一挥手,狱卒们不顾伊薇的尖叫,七手八脚的把她 到一张长
凳上,然后纷纷一手掏出肉棒对着她打起手枪,一手在她身上乱摸乱捏起来。监
狱长则走上前去,掏出自己的家伙塞进伊薇的嘴 。伊薇马上努力活动着舌头吞
吐起来。就要获得自由了,她可不敢在这个时候得罪监狱长。

  高潮的衆人纷纷将白花花的浊液洒在伊薇的身上,监狱长也把精液全部射进
了伊薇的嘴中。

  「含着它,直到见着你哥哥!」监狱长命令道。

  浓稠的精液糊满了伊薇的全身,此时监狱长命令手下拿来伊薇的来时穿的衣
服,由于保管的好,她的衣服几乎就和新的一样。

  「就这样穿上,我的美人。这是我们开罗监狱全体工作人员的留念!别想回
去换掉了,因爲等会我们就要去码头了。你不是要和我们一起吗?哈哈 」监
狱长一阵大笑。

  伊薇只是默默的接过衣服穿在了身上,粘稠的精液很快的把她的衣服紧紧的
粘在了身上。

  「好啦,让我们出去等你的哥哥,快点準备一下行程吧。」监狱长拍了拍伊
薇的屁股,然后拉着她离开了刑讯室。

  周围的狱卒则纷纷不时的伸手在伊薇的身上摸上一把,再吃最后一口豆腐。

  伊薇不再反抗,只希望能尽快离开这个地方。
                (四)
  尼罗河码头位于开罗市郊,这 每天都人来人往,熙熙攘攘。不计其数的商
人、搬运工、游客、探险者在这 上下忙碌着。依薇和她的哥哥强那森就在这些
来往的人中焦急的等待着。

  「你看那个囚犯他会来吗?」依薇自言自语道。

  「当然,我认爲他是个守信用的家伙。」强那森自信的说道,就好像他很了
解那个人一样。

  「我看他是个肮髒、粗鲁的无赖!」依薇恨恨的说,显然,她还爲监狱 发
生的事情耿耿于怀。

  正当两个人交谈着的时候,一个声音从身后响起:「抱歉,我们认识吗?」

  当兄妹二人转过头看时,一个精神抖擞的年轻男子站在他们身后。笔挺的休
閑装,帅气的脸庞,彬彬有礼的气质,让他们一时间想不起是否见过他。依薇一
下子就被眼前这个英俊的小伙子吸引住了。

  「欧康纳!开罗监狱咱们见过的。」男子优雅的说道。

  「啊 我们正在说起你,我就知道你是个守信用的家伙!」强那森高兴的
拍拍欧康纳的胸口,欧康纳则赶紧摸出钱包来仔细的检查着。

  「呵呵,我不偷伙伴的 」强那森尴尬的一笑。「我们是拍档,拍档!」
他连忙套着近乎。

  欧康纳也用手比划了一个拳击的姿势,说:「也希望你不要介意这个。依薇
小姐,我来帮你拿行李。」说完,他拎起依薇的皮箱走上船去,留下一脸花癡相
的依薇。

  「真是个肮髒、粗鲁的无赖,不是吗?」强那森凑在依薇的耳边取笑着。依
薇刚想回嘴,这时,监狱长那矮胖的身躯出现在她的眼前,她的脸色立刻阴沈下
来。同时的,强那森也发现了拎着两个重大的皮箱,像头狗熊一样晃悠晃悠的监
狱长。他惊讶的说道:「怎幺你也在这 ?」

  监狱长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他朝强那森礼貌的点了点头,说道:「我来保
证我的投资,难道依薇小姐没和你说起吗?」说完,他向依薇意味深长的一笑,
依薇马上厌恶的别过脸,拉着哥哥走上船去,她不想再看他那张猥琐的脸。

  尼罗河的夜晚是清凉和美丽的,灯火通明的渡轮缓缓的开着,就像一颗漂浮
的宝石。男人们纷纷来到甲闆上休憩乘凉,他们最爱做的事就是赌博和喝酒。欧
康纳拎着一个大包从船舱 出来,他想要找到一个安静点的地方。

  在船的一角,欧康纳看到伊薇正藉着船上的灯光静静的坐在那 独自看书,
他故意恶作剧的突然把包往桌子上一摔,结果吓了伊薇好一跳。

  「对不起,不是故意吓着了你。」欧康纳的道歉值得怀疑,他的表情 面开
玩笑的成分更多一些。

  「唯一吓着我的是你的举止。」伊薇瞅着他嗔怒道。

  欧康纳将大包在桌子上摊开,包 的现出的各式枪械武器让伊薇吃了一惊,
她原以爲探险只会用到锤凿铲锹呢。伊薇结结巴巴的提问道:「天哪,是我看错
了吗?我们要上战场吗?」

  「是的,那 有东西,在沙子下面。」欧康纳一边认真的看着伊薇,一边卖
弄的检查起枪支来,这方面他可是行家。

  「当然,我希望能够找到些文物,其实是一本书,我的哥哥则认爲下面有宝
藏。你呢,你认爲下面有什幺?」

  「简单的说,是个恶魔。」欧康纳严肃的压低声音对伊薇说道。「贝多因人
和托耳人认爲罕米纳受诅咒。」

  「听着,欧康纳先生。我不相信神话和无聊的事情,但我相信世界上最有名
的书就埋在 面。《阿姆拉之书》!」说到这,伊薇变得神采飞扬起来:「那本
书 写着所有古代王国的神秘咒语,这是我从小对埃及感兴趣的原因。它也正是
我此行的原因 就像对生命的追求。」

  「传说中它是由黄金铸成的,你对此无动于衷吗?」欧康纳一边擦着枪,一
边提醒着伊薇。他可不相信伊薇说的那样「爲了追求生命的意义」。

  「你知道那本书?你也懂曆史?」伊薇高兴极了,她简直要把欧康纳看作是
自己的知音了。

  「我知道我的宝藏。」欧康纳笑了笑。伊薇单纯的样子让他知道自己在监狱
的时候误解了她,那时他把她看成是和其他的人一样的,极度的,不惜一切的贪
婪。但现在他觉得自己好像误解了她,她只是个渴望知识,追求梦想的女学者,
还是个可爱的女学者。

  欧康纳继续低头检查着枪支,伊薇的表情却变得有些怪起来。过了一会,她
用试探的,疑惑的口气说道:「欧康纳先生,能不能 告诉我,在监狱 你爲
什幺救我?你有那样 」

  「哦,当时我无事可做,只是顺便占监狱长点便宜罢了。他有求于我。」欧
康纳随口答道。

  闻听此言,伊薇差点没有从椅子上摔下去。这算什幺回答呀?难道一点意义
也没有吗?或是说「良心发现」,或是说「沈迷自己的美色」,哪怕半点边都粘
不上的「回报救命之恩」也行啊!这个家伙到底是不是个英国绅士呀?伊薇气的
一摔书,扭头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没有意识到说错话的欧康纳一脸的莫名其妙,正在他目送伊薇回房的时候,
忽然他听到不远处有一声熟悉的惊呼。他的心中一动,马上循声找去。

  果然,在船舱行李的后面,欧康纳揪出一个瘦小枯干的人来,这个长得像老
鼠,身材像猴子一样的家伙刚被抓出来,就大喊大叫着「别,别杀我」。欧康纳
一见他,立刻发出了阵阵冷笑:「这不是我的小弟班尼吗?好久不见呀!」

  「好久不见,我的兄弟。没想到你还活着,我非常非常 挂念你 」那
个叫班尼的家伙用一长串的「非常」来形容他的离别之情。可是,没想到欧康纳
一拳打在他的小腹上,然后掏出手枪顶住了他的头。

  「是吗?我真是太感动了。啊,我想想,是谁在罕米纳的时候抛弃队伍的防
线独自逃走,不过我不怪他;可又是谁,爲什幺关上大门把我拒之门外,让我一
个人面对那些马匪!班尼,我平时做过对不起你的事吗?是谁一直罩着你的?
我要杀了你。」欧康纳越说越激动,他气愤的打开了手枪的保险,枪顶得更紧了。

  「别,别杀我!」班尼又杀猪一样的嚎叫起来,「别杀我,我会告诉你一些
有用的事!」班尼爲了保住性命,开始告诉欧康纳一些事情来。原来,这个叫班
尼的人是欧康纳的部下,也是他的好友,但他们在罕米纳遇到土匪时,班尼背叛
了欧康纳,还差点至欧康纳于死地。自从逃生以后,班尼遇到一些寻找罕米纳的
美国人,他带着他们一起去往那 。他还知道欧康纳他们也去罕米纳,是强那森
那个白癡说的。

  得知了这件事情,欧康纳并不感到意外,他早已看出船上那些美国人是一支
专业的探险考古队。只见他放松了抓着班尼的手,好像已经原谅他似的和蔼的拍
拍他的肩膀,说道:「好样的,班尼 再见!」说完,他忽然抓起班尼,把他
一下子丢到船下去。

  做完这些的欧康纳拍拍双手,心中的怒气稍稍有些平息。他转身想要回房休
息,突然发现,甲闆上有一串奇怪的脚印。

  就在欧康纳抓住班尼的时候,伊薇正在屋 看书。实际上她的心很乱,满脑
子都是欧康纳的事。以至于她实在无心看书了,就决定早早休息睡一觉。她来到
梳妆台前,正打算好好梳梳头发,忽然,一个全身黑衣的阿拉伯装扮的男人出现
在镜子 。男人的脸上刻着各种符咒的文身,一脸的兇恶。伊薇吓得刚要大叫,
一把铁鈎顶在了她的脸上。

  伊薇的喊叫变成了一声气闷的呻吟,男人的一只手抓住了她的头发,把她的
头用力扭向自己。他兇狠的脸上露出一丝狞笑,伊薇从镜子中看见,忍不住浑身
开始筛抖起来。

  「地图在哪 ?」铁鈎男伸出长长的舌头,舔了依薇的脸蛋一下,然后恶狠
狠的问道。依薇吓得浑身一抖,她的嘴 念叨着「地图」,同时眼睛不自觉的看
了放在桌上的地图一眼。

  顺着依薇的眼神望去,铁鈎男也看见了放在桌上的地图,他微微的点了一下
头,然后接着问道:「那钥匙呢?」

  「钥匙,什幺钥匙?我不知道你在说什幺 」依薇用发颤的声音回答着,
但她的话还没说完,那个家伙一拳打在依薇的肚子上,痛得依薇一声呻吟。

  「你在和我玩游戏吗?我的忍耐可是有限的!」兇恶男人一边说着,一边让
手 的铁鈎沿着睡衣划下。依薇的丝绸睡衣被锋利的铁鈎划破,露出了 面洁白
的乳房。

  铁鈎男用鈎尖轻轻勾戳着依薇的乳尖,尖锐的疼痛让依薇停止了身子。「我
真的不知道什幺钥匙 噢!好痛 」就在依薇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铁勾突然
往肉 戳进了稍许,依薇吃痛得叫喊起来。

  「呵呵,你把我当傻瓜吗?看来不吃点苦头,你是不会吐出点什幺的!」说
完,男人三两下扯掉依薇的睡衣,然后找出一条绳子,把依薇吊在屋子的中